window.onload=function(){ publicInit(3); textReadNum(300710,1); loadPageStatic(1,1,1,300710); $('.topNav p').html(hrefPath(2,19,3)); }
首页
郭里木吐蕃墓葬棺板画B板研究 2017-12-14 10:29:07   作者:罗世平      来源:中国西藏新闻网    已阅读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郭里木棺板画B板的叙事结构与A板完全相同,画面以棺板的矮帮为起首,渐向棺板的高帮推进,到拂庐宴饮形成高潮。现按B板的叙事结构,将情节区分并给予说明。     灵帐举哀     这一场景画在棺板右下,人群分成两组。紧靠棺板右边,画三人四马。马匹站成一排,头身皆披红黑图案的彩衣,类似虎皮。马前并排站立的人物,有二人戴黑底红 纹的大沿礼帽,一人缠头,腰间佩刀,人物表情肃穆。与他们相对,画一躬身长袖的接待者。这组人物的前方,可见三位免冠的人物,跪在小帐门前。小帐略与人 高,特用红黑基调的对圆连珠纹织品制成,与马衣的装饰相似。门帘开处,依稀可见类似棺木的彩画线条(因画面过于模糊,不能确认其形),这应是专为死者而设 的灵帐。灵帐的上方画四位女子,领前的一位脸上有用墨线画出的泪痕,其余的女子表情悲苦。灵帐下方画三位背向的人物,从缠头戴帽的装束来看,应为男子。这 两组夹侍灵帐的男女人物,或是死者的亲属,他们为死者守灵,接受前来的吊唁者。隔灵帐稍远,还画有女侍、骆驼和盛酒的大罐。     关于吐蕃的葬俗,《旧唐书·吐蕃传》的记载仅限于父母和赞普的丧事:     居父母丧,截发,青黛涂面,衣服皆黑,既葬即吉。其赞普死,以人殉葬,衣服珍玩及尝所乘马弓箭之类,皆悉埋之,仍于墓上起大室,立土堆,插杂木为祠祭之所。     现据新疆米兰古藏文简牍补充与灵帐举哀画面相关的记录。木简记载:     哀悼开始,直到被埋葬男方的所有妻子们悲痛到了极点(为疾患致死?),由水酒供者(?)带来,主人和仆人们开怀畅饮。     根据米兰木简,吐蕃葬俗举哀哭灵的仪式是清楚的。     多玛超荐     图像画于棺板右上角,画三人,板边彩马的上方画一扬头举袖作呼号状的人物,着蓝色衣,人物仅画出半身,头上戴有小冠,身后画一位红袍红帽的人物,与这二人 相对,也有一位头戴小冠的男子,作跨步伸手的姿势,手上持有类似画笔的物件,手的前方是一件挂起的红衣,衣有长带垂下。在这个情节中,举袖呼号的蓝衣人和 红衣人头上都戴有小冠,与棺板上其他人物缠头或戴虚帽均不相同,画衣者和呼号者应是在进行葬礼的一种仪式。     吐蕃葬礼用苯教仪轨,由苯教师主持。苯教师最明显的标志是头戴鸟冠,唐朝会盟使臣刘元鼎在吐蕃牙帐见到的苯教师就是“鸟冠虎带”的打扮,《新唐书·吐蕃 传》引刘元鼎说:“巫祝鸟冠虎带击鼓,凡入者搜索而进。”他们在做超荐法事时,分别要承办制作死者亡灵替身的假人假物和祭神的供品等事宜,这些供品称作 “多玛供”。多玛供有两个关键的内容,其一是制作假人假物作为替身,其二是仪式过程中有苯教师念诵咒语。这两个情节都画在了棺板上,执笔画衣的人物表示是 在制作假人,举袖向天的蓝衣人应是念诵咒语的动作。他们头额上的小冠,标明了他们苯教师的身份。
  牛马献祭     画在擎幡骑队的下方,右接灵帐举哀图,画上生动地画出四位持棍棒赶牛马的人物,其中三人骑马正将牛马拢集起来,另有一位红衣人站在灵帐后,扶棍躬身合手,正向守灵者禀告事宜。     这群被拢集的牛马紧接着灵帐,并画出向守灵人禀告的情节,因此可以认为被拢集的牛马一定是葬礼之需。按吐蕃苯教的葬俗,人死超荐需用牛马牲灵,亲朋会集,杀马动辄数十匹,多至百匹。通过献祭动物这种方式,死者的灵魂得享天国的喜宴。以下录一则藏文资料:     《敦煌本吐蕃历史文书·赞普传记》录伦赞赞普与韦·义策盟誓誓词:     义策忠贞不贰,你死后,我为尔营葬,杀马百匹以行粮,子孙后代无论何人,均赐以金字告身,不令断绝!     伦赞赞普誓词的两个承诺之一就是为义策死后营葬,杀马百匹献祭超荐。赤松德赞在位时,极力推行佛教,但苯教势力很强大,宰杀牛马,用血牲祭神,有违于佛教的主张,赞普欲借佛教僧人寂护与苯教师的辩论来推行佛教,他首先要破除的就是宰杀牛马的苯教习俗。     葬吉宴饮     这是B板上人物最多的画面,位于棺板的左侧高帮,占了几近棺板的一半。画面有一大帐,宴饮的酒席设在大帐之外,帐门外画一跪坐男子与人对酒,卷帘处有一女 子手捧碗盏,他们可能是宴会的主人。画的前景处绘有坐地宴饮者,起立敬酒者以及侍宴者。宴饮场地的中央,画一躬身长袖面向帐门的人物,远处画席地围坐的女 宾。大帐的左侧贴板边另画有人物,但因画面漫漶,不能清楚辨识。现能清楚指认的宴饮人物共有28位,宴饮的气氛较为轻松,是葬礼结束后的一次酒宴。     吐蕃人的葬俗相对简省,正是《吐蕃传》所说的“既葬即吉”。除吉即行酒宴,是参加葬礼的苯教师、亲朋好友的聚会。棺板画上的这一习俗在古藏文简牍资料上也有反映,前节引录的新疆米兰木简译文中清楚的记着在葬礼结束后“主人和仆人们开怀畅饮。”     以上B板各画面描绘的是一次葬礼的几个典型情节,吐蕃画家用纪实的手法,再现了一位吐蕃贵族的葬礼。(原文有删节)
编辑:小明
扫描此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中国文物网官方微信
中国文物网

小文
微信
微博
手机应用 手机应用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
关闭

YBFZGJC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

YBFZGJC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