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师力作领跑书画收藏市场 2017-06-16 17:05:09         来源:北京商报    已阅读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资料图     在2017胡润艺术榜发布之后,《胡润百富》杂志早在3月就已经刊出,并在上海举行了发布会。胡润艺术榜以雅昌艺术网的市场数据为量化资料,从事中国艺术家及其作品的排名评比已经有十年的时间。它使用的都是公开拍卖场上的数据,依据这些资料进行评选,优点是数据的公开性和透明性,缺点是市场的片面性和局限性。因为拍卖场只是艺术品市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并非它的全部,从这个意义上说胡润艺术榜可以称为胡润艺术拍卖榜。     2017胡润艺术榜是对2016年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排比和总结。在这个艺术榜中我们看到市场的诸多变化。首先看古代书画市场,这个市场可以用“一扫颓势,持续回升”来形容。2017胡润艺术榜“古代书画拍品TOP 50”的总成交额约为28.1亿元,比2015年增长10.7亿元,增长率高达61%.上榜门槛也由2015年的1573万元提升到2016年的2243万元。2016年TOP 50平均成交额为5611万元,这比2015年有了很大的提升,甚至超过了2011年市场高峰期时的5609万元。2016年古代书画有4件过亿拍品,而2015年只有1件。这4件拍品成交价的总和占2016年古代书画总成交额的30%,使胡润榜单的各项数据都有提升,这与4件过亿元拍品的出现有直接关系。     再看2017胡润艺术榜“现当代书画TOP 50”。拍品成交总额31.27亿元,比2015年增长4.2亿元,增幅约达15%.2016年中国现代书画市场上最大的亮点就是张大千,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2016年是中国书画市场的张大千年。如果将当代书画分离出去,2016中国现代书画部分过亿元的拍品有5件,而张大千就占了3件,在TOP 50中张大千入榜的作品高达17件,占现代书画部分39.5%.现代书画总成交额为25.78亿元,张大千一人为10.51亿元,所占份额为40.8%.这种市场的号召力和影响力不得不令人服膺。由此可以看出,张大千的作品有着海内外华人和市场的广泛认同度,是中国书画市场“永恒的微笑”。     当然2017胡润艺术榜最抢眼的是它发布的“在世艺术家TOP 100”,在进入前100位的在世艺术家中,刚好中国书画家50名,油画、雕塑及当代艺术50名,从入围人员数量上平分秋色。中国书画营垒2016年的成交额为19.7亿元,油画、雕塑及当代艺术营垒成交额为14.6亿元,从总体成交额度上逊于中国书画。     中国书画领军人物崔如琢位列排行榜的第一位,成交额8.2亿元;油画、雕塑及当代艺术魁首曾梵志排在第二位,成交额1.43亿元。崔如琢的成交额是曾梵志的5.7倍,占中国书画营垒41.6%的份额。中国书画市场,更确切地说是中国书画拍卖市场上有一个奇特的现象,就是领军人物作品的重要性非同小可。如果2016古代书画市场上没有4件过亿元作品的成交,则未来古代书画市场的走向就须重新评估。同样在现当代书画TOP 50中如果缺了张大千10.51亿元的份额,则中国现代书画不敌当代书画。     可以做这样一个设想,将“在世艺术家TOP 100”中中国书画、油画两大营垒中排头兵的成交额忽略,则中国书画的数额骤降为11.5亿元,油画、雕塑及当代艺术略有减幅,为13.17亿元。很显然,中国书画领军位置的重要性超过了油画,如果没有这个位置成交额的存在,中国近几年来在世艺术家的市场史就会演变为一部当代艺术市场史。     胡润在世艺术家排行榜是引人关注的榜单,激赏者有之,质疑者有之,这是一个誉谤集于一体的艺术市场板块。下面根据“胡润艺术榜·在世艺术家TOP 100”的资料,择除油画、雕塑及中西绘画兼而有之的艺术家市场资料,列出2016年艺术品市场中国书画家前50名的排名。     在这份排名表中,大部分是近十几年来活跃在当代书画市场耳熟能详的艺术家。尽管排名次序不同,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起码十几年来,他们的作品连续出现在国内及境外不同的大型综合性拍卖会上,每年有几十幅,多年来起码有几百幅作品在拍卖会上成交。还是在这份榜单中,我看到了最少十几位完全陌生的面孔,如果把这称为异军突起的“新生力量”,那么这类艺术家在前50名中约占25%左右的比例。我不是一个对当代艺术家孤陋寡闻、对当代书画市场很陌生的人,同时也欢迎年轻的艺术家进入市场领域历练与参与,但我还是感觉那许多名不见经传的艺术家几乎一夜之间就拔高在艺术品市场名家的前列,显得那么突兀,很有急功近利、对外宣示的味道。再细细品读体味这些艺术家的市场资料也颇为蹊跷,这几百万、几千万元的成交额基本上就是在一两幅或几幅作品上完成的,而且负责完成的拍卖公司都是一些令人叫不上名字的小公司。看来对榜单中大多数艺术家来说,他们的作品在市场上早已流通许久,后起的胡润不过是在搜寻着他们作品在市场的痕迹,因此可以称为先有的市场,后有的胡润艺术榜。但是对于那些突然挤进市场的艺术家来说,就要颠倒过来说了,那是因为有了胡润艺术榜的排名,才要做市场,做了市场才能上胡润榜,上了胡润榜才能做更大的市场。在这颇似绕口令的循环中,胡润艺术榜成为了一些艺术家的大旗和虎皮。     另有体制内“官员”身份的画家,对胡润艺术榜也有很复杂的感情,五味杂陈,一言难尽。前些年这些特殊的艺术家在榜上的排名基本上在前10名或十几名的位置,而如今都退到了10或20名,甚至30、40名之后。个中原因,一是近些年市场不景气;二是出于自身的考虑,他们近几年在市场问题上都特意保持低调,惟恐避之不及,作品在拍卖场上处于自由和放任的状态。本来这些人的作品在当前挤压书画市场泡沫过程中一直受到艺术水平的质疑而饱受诟病,而他们在胡润艺术榜排名的不断下降,甚或被摒弃名次之外,又似乎在佐证着这类质疑,真真是令卿好不郁闷。     还有一些艺术家对胡润艺术榜不服气,认为这个榜单有失偏颇。因为他们的作品在市场上销路很顺畅,但基本上是在画廊和私下里成交的,甚至在画廊里有着大数额的成交,但这些非公开透明的数据并未被榜单采纳,因此有些愤懑不平,当然,原因还是排名有些靠后。     胡润艺术榜每年发布一次,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对它过于认真不好,不认真看待也不行。有人翘首以待,有人尴尬回避;有人欢喜,自然也有人愁。     (作者系著名艺术市场评论家)
编辑:小萌
扫描此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中国文物网官方微信
中国文物网

小文
微信
微博
手机应用 手机应用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
关闭

YBFZGJC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

YBFZGJC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